fiogf49gjkf0d王付经方研究;经方用量秘旨"> fiogf49gjkf0d王付经方研究;经方用量秘旨">
新闻公告:
 全国著名经方大师王付教授/主任医师周一上午、周二上午、周五上午、周六上午、周日全天在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中医门诊坐诊!周三上午在张仲景国医馆(河医立交桥建设东路100米)坐诊!              
 
当前位置:首页 >> 王付著作

经方用量秘旨

作者:王付  发布时间:2014-06-01  新闻来源:王付  浏览次数:
 王付经方研究

内容提要

本书以经方用量为研究对象,以临床实际需要为目的,分析经方用药与用量之间的调配变化,汤剂、散剂、丸剂中的药物用量差别,从而归纳、总结出同一种药物治疗不同疾病的有效剂量及一种药在不同剂型里用量变化的规律性。本书内容新颖、思路独特,一目了然、旨在理论结合实际、突出临床疗效,对于学好、用活经方起到重要指导和示范作用,适于中医药院校师生和中医临床工作者阅读参考。

 

 

 

前 言

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设方260首,用药168味,其中汤剂用量最大为三斤(150g)如泽漆汤中泽漆,最小用量为六铢(0.8g)如麻黄升麻汤中甘草。权衡经方用药的基本思路,思辨经方用量的特有功效,分析经方用药的组方频率,研究经方用药的归类属性,熟悉经方用药的量效关系,掌握经方用量的变化技巧,于此只有深入地系统地剖析药与药及药与量之间的内在相互调配关系,才能为学好经方奠定扎实根基;只有全面地仔细地研究经方用药及用量之间的内在相互转化关系,才能为用活经方开拓应用视野。

从经方组方频率研究用药,经方用药出现频率10次(含10次)以上者有25味,如甘草组方124次,组方70-80次者有2味如桂枝77次,生姜汁70次;组方60-69次者有1味如大枣63次,组方50-59次者有1味如芍药59次,组方40-49次者有2味如干姜46次、半夏46次,组方30-39次者有4味如大黄33次、人参36次、附子38次、茯苓39次;组方20-29次者有3味如杏仁20次、黄芩27次、麻黄28次,组方10-19次者有9味如栀子、牡蛎各10次、阿胶11次、五味子12次、厚朴和黄连各14次、石膏和当归各16次、细辛19次,组方9次者有3味如柴胡、川芎、芒硝,组方8次者有4味如桔梗、干(生)地黄、桃仁、泽泻,组方7次者有5味黄芪、粳米、龙骨、葶苈子、知母,组方6次者有5味如百合、防己、葛根、蜀椒、香豉,组方5次者有9味如白蜜(食蜜)、甘遂、防风、栝楼根、滑石、黄柏、麦冬、牡丹皮、乌头,组方4次者有8味如赤石脂、葱茎、矾石、栝楼实、橘皮、苦酒、薤白、虫,组方3次者有13味如鳖甲、赤小豆、虻虫、山药(薯蓣)、升麻、蜀漆、水蛭、吴茱萸、小麦、雄黄、薏苡仁、猪胆汁、猪苓,组方2次者有26味如艾叶、巴豆、白粉、白酒、白头翁、贝母、大麦、代赭石、瓜蒂、鸡子黄、胶饴、苦参、乱发、麻仁、瞿麦、通草、射干(乌扇)、土瓜根、文蛤、硝石、旋覆花、茵陈、禹余粮、竹茹、竹叶、紫参,组方1次者有70次如白敛、白鱼、白石脂、白薇、柏实、柏叶、败酱草、赤硝、大戟、豆黄卷、粉(轻粉或铅粉)、蜂窝、干漆、甘李根白皮、瓜子、海藻、寒水石、诃梨勒、槐枝、红蓝花、黄土、鸡子壳、鸡子清、鸡屎白、椒目、菊花、款冬花、葵子、裈裆、狼牙、藜芦、连轺、蒲灰、蛴螬、铅丹、蜣螂、荛花、人尿、戎盐、秦皮、曲(神曲)、山茱萸、桑东南根白皮、商陆根、蛇床子、生梓白皮、石韦、鼠妇、苏叶、蒴藋细叶、酸枣仁、天门冬、天雄、王不留行散、萎葳、乌梅、新绛、盐(食盐)、羊胆、羊肉、芫花、云母、皂荚、泽漆、蜘蛛、猪肤、猪膏、紫石英、紫菀、紫葳。

研究归纳分析经方用药频率前5味,可发现仲景组方用药长于调养脾胃,治病重在调养;一旦疾病发生,以治病为主,还要重视调养,突出扶助正气在治病疾病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如甘草组方124首、桂枝78首、生姜(汁)70首、大枣63首、芍药59首,此5味药中具有补益作用的如甘草、大枣、芍药,突出治病重在补益气血,以补气为主;具有调理脾胃的如桂枝、生姜,突出治病还重在温胃醒脾,辨治脾胃病证应以温为主,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只有从脾胃调治入手,才能更好地提高临床治病效果。

从经方药效归类研究用药,经方中用补益药最多,其次是清热药、活血化瘀药、降泄渗利药、降逆化痰药。根据张仲景用药功效以分析、探索、研究诸多疾病的演变规律及病变证机常常夹杂气血虚弱,在治病过程中重视补益气血具有重要的积极作用。可见,在临床中只有重视调治气血,才能更好地驱除邪气,才能达到最佳治病愈疾之目的,如气血强盛既是诸脏腑功能活动的基础,又是诸多疾病趋于康复的重要保障,即“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而气血虚弱既是诸多疾病发生的内在根本原因,又是疾病从内生的必有条件,即“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可见,气血既是生命化息之源又是疾病康复之本,气血强弱关系到疾病演变与康复,在治病过程中既要权衡致病原因又要权衡气血强弱,以此全面考虑斟酌,才能更好地选方用药定量以取得预期疗效。

根据经方用药辨治病证可归为16类,补益药30味如益气药12味即人参、白术、甘草、大枣、黄芪、粳米、白蜜(食蜜)、胶饴、山药(薯蓣)、小麦、白粉、大麦;补阳药3味即山茱萸、羊肉、蛇床子;补血药4味如芍药、当归、阿胶、干(生)地黄;滋阴药11味即天门冬、萎葳、百合、猪肤、猪膏、五味子、栝楼根、麦冬、鳖甲、鸡子黄、麻仁。清热药29味如以苦寒药为主12味如黄芩、黄连、栀子、黄柏、矾石、猪胆汁、白头翁、苦参、桑东南根白皮、狼牙、紫参、泽漆;以甘寒药为主16味如石膏、知母、文蛤、竹叶、竹茹、白薇、败酱草、甘李根白皮、瓜子、寒水石、鸡子清、鸡屎白、连轺、人尿、生梓白皮、羊胆。活血化瘀药22味如破血化瘀药12味如虻虫、水蛭、虫、干漆、蜣螂、蛴螬、鼠妇、紫葳、乱发、土瓜根、硝石、桃仁;活血行气药10味如川芎、牡丹皮、白酒、白鱼、槐枝、红蓝花、蒲灰、蒴藋细叶、王不留行、新绛。降泄渗利药16如茯苓、泽泻、防己、滑石、赤小豆、薏苡仁、猪苓、瞿麦、通草、茵陈、椒目、葵子、荛花、戎盐、商陆根、石韦。降逆化痰药13味如温化降逆药7味如半夏、杏仁、旋覆花、款冬花、云母、皂荚、紫菀;清化降逆药6味如桔梗、葶苈子、栝楼实、贝母、代赭石、射干(乌扇)。温阳药8味如干姜、附子、细辛、乌头、蜀椒、葱白(茎)、吴茱萸、天雄。解表药8味如辛温解表药5味如桂枝、生姜(汁)、麻黄、香豉、防风;辛凉解表药3味如葛根、升麻、菊花。固涩药8味如固涩收敛药5味如赤石脂、禹余粮、白石脂、诃梨勒、鸡子壳;固涩生津药2味如苦酒、乌梅;固涩清热药1味如秦皮。通泻药6味如苦寒通泻药4味如大黄、芒硝、甘遂、大戟;苦温通泻药2味如巴豆、芫花。安神药6味如养心安神药2味如柏实、酸枣仁;重镇安神药4味如牡蛎、龙骨、铅丹、紫石英。理气药6味如清热理气药2味如柴胡、枳实;温通理气药4味如厚朴、橘皮、薤白、苏叶。止血药3味如温阳止血药即艾叶、黄土;清热止血者即柏叶。涌吐风痰药3味如蜀漆、瓜蒂、藜芦。软坚散结药3味如赤硝、海藻、盐(食盐)。和胃药2味如曲、豆黄卷。以及其他药5味如雄黄、白敛、粉(轻粉或铅粉)、蜂窝、裈裆、蜘蛛。

遵循张仲景组方用药特色,既要重视治病扶助正气,又要重视驱除邪气;既强调体虚,以及郁热、瘀血、湿浊、痰阻等病变较为常见,又强调体虚,以及郁热、瘀血、湿浊、痰阻等病变比较难治;既突出诸多疑难杂病常常夹杂体虚,以及郁热、瘀血、湿浊、痰阻,又突出从体虚,以及郁热、瘀血、湿浊、痰阻等考虑选方用药定量则是最佳选择。再则,辨治疾病在选用解表药、固涩药、温阳药、通泻药、安神药、理气药、以及止血药、涌吐风痰药、软坚散结药和和胃药时,尽可能全面考虑、统筹兼顾病变证机之间的复杂性及夹杂性,治病用药应密切关注虚、热、瘀、湿、痰等病变,临证只有以此权衡病变证机,分清主次,才能更好地用药定量以取得预期治疗效果。

研究经方用药用量,只有从多角度、多层次深入地全面地剖析与探讨经方用药用量,才能辨清仲景用药用量之间的内在必然关系;只有重视研究药、量、证之间的三位一体,才能辨清经方用药用量的特有作用。如从药、量、证三者之间研究经方中葛根的基本作用,①升清降浊,于葛根加半夏汤中辨治太阳伤寒夹胃寒证者,用量以四两(12g)为妥,针对“不下利,但呕者。”病变证机是卫闭营郁,胃气不降;于奔豚汤中辨治肝热气逆证者,用量以五两(15g)为妥,针对“奔豚,气上冲胸,腹痛,往来寒热”,病变证机是肝热气逆夹血虚,用之旨在升清降浊。②柔筋舒筋,于桂枝加葛根汤中辨治筋脉拘急病变者,用量以四两(12g)为妥,针对太阳柔痉证即“太阳病,项背强  ,反汗出,恶风者。”病变证机是卫强营弱,经筋不利;于葛根汤中针对太阳刚痉证即“太阳病,项背强  ,无汗,恶风。”病变证机是卫闭营郁,经筋不利,用之旨在柔筋舒筋。③清疏止利,如于葛根芩连汤中辨治大肠热利病变者,用量以半斤(24g)为妥,针对“利遂不止,脉促者”,病变证机是湿热下注,用之旨在清疏止利。④疏散透表,于竹叶汤中辨治太阳中风夹阳虚郁热证者,用量以三两(9g)为妥,针对“中风,发热,面正赤,喘而头痛。”病变证机是营卫及阳气虚弱,郁热内生,用之旨在疏散透表。

如从药、量、证三者之间研究经方中当归的基本作用,①补血养血,汤剂用量,于胶艾汤辨治血虚出血证病变者,用量以三两(9g)为妥,针对妇科或血虚出血,病变证机是血虚不能固藏,用之旨在补血养血散剂用量于当归散中治血虚夹热病变者,散剂配方用量以一斤(48g)为妥,每次服用方寸匕约含当归1.52g,针对妊娠养胎或胎动不安,病变证机是血虚不荣,郁热内扰,用之旨在补血养血于当归芍药散中辨治气血虚夹湿病变者,用量以三两(9g)为妥,针对“妇人腹中诸疾痛”,病变证机是气血虚夹湿,用之旨在补血活血。丸剂用量,于薯蓣丸中辨治虚劳诸不足病变者,用量以十分为妥,针对“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病变证机是气血阴阳俱虚,风气浸淫或夹太阳营卫病变,用之旨在补血养血。血通脉汤剂用量,于麻黄升麻汤中辨治寒热夹杂病变者,用量以六铢(0.8g)为妥,针对“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喉咽不利,唾脓血,泄利不止者。”病变证机是寒热夹杂,血脉不利,用之旨在补血通脉散剂用量,于赤小豆当归散中辨治湿毒瘀滞病变者,散剂配方用量以十两(30g)为妥,每次服用方寸匕约含当归23g针对“病者脉数,无热,微烦,默默,但欲卧,汗出,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鸠眼;七八日,目四眦黑。”病变证机是湿毒蕴结,血脉不利,用之旨在补血通脉。丸剂用量,于乌梅丸中辨治久利或蛔厥病变者,用量以四两(12g)为妥,针对“蚘上入其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蚘闻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蚘。蚘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病变证机是寒热交错夹气血虚弱,用之旨在补血通脉。血活血于当归四逆汤、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中辨治血虚夹寒病变者,用量以三两(9g)为妥,针对“手足厥寒”,针对“久寒”,病变证机是血虚不荣,寒滞脉络,用之旨在补血活血于温经汤中辨治虚瘀寒病变者,用量以二两(6g)为妥,针对妇科或疼痛,病变证机是血虚不养,寒瘀阻滞,用之旨在补血活血。血通经于升麻鳖甲汤中治热毒病变者,用量以一两(3g)为妥,针对“面赤斑斑如锦纹,咽喉痛,唾脓血。”病变证机是热毒蕴结,阳气郁滞,血行不利;于升麻鳖甲去雄黄蜀椒汤中针对“面目青,身痛如被杖,咽喉痛。”病变证机是热毒蕴结,血脉瘀滞,用之旨在活血通经。补血制风,于侯氏黑散中辨治心脾不足痰风病变者,用量以三分为妥,归针对“治大风,四肢烦重,心中恶寒不足者。”病变证机是心脾不足、痰风内生,用之旨在补血制风。补血止痛,于当归生姜羊肉汤中辨治血虚夹寒病变者,用量以三两(9g)为妥,针对“寒疝,腹中痛,及胁痛里急者。”“腹中疠痛。”病变证机是血虚不荣,脉络不通,用之旨在补血止痛。⑦补血通利,于当归贝母苦参丸中辨治血虚湿热病变者,用量以四两(12g)为妥,针对“小便难”,病变证机是血虚不荣,水湿蕴结,用之旨在补血通利。⑧补血柔肝,于奔豚汤中辨治肝热气逆证者,用量以二两(6g)为妥,针对“奔豚,气上冲胸,腹痛,往来寒热”,病变证机是肝热气逆夹血虚,用之旨在补血柔肝。

学好经方用药的基本准则,既要重视研究经方用药的基本作用,又要重视研究经方用药之间的调配作用,更要重视研究经方用药用量之间的特有作用;用活经方用药的关键要素,既要权衡用药之间因药配而变化,又要权衡药量之间因量调而变化,更要权衡药、量与病证之间的内在相互转化关系;学好用活经方的最佳思路及方法,既要权衡用药与病证,又要思辨病证与用量,更要权衡药、量、证之间的三位一体,以此才能学好用活经方以指导临床应用。

研究经方用药,既要重视研究药用个性,又要重视研究药用共性;既要重视研究用量的主导性,又要重视研究用药定量的随机性;既要重视用固定思维获取知识,又要重视用变化思维运用知识,只有将固定思维与变化思维有机结合,才能实现学好用活经方的目的。编写此书虽然积累数年学用体会,但仍有未尽之意,肯请读者提出宝贵意见,以便今后修订与提高

                            王付

                                201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