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全国著名经方大师王付教授/主任医师周一上午、周二上午、周五上午、周六上午、周日全天在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中医门诊坐诊!周三上午在张仲景国医馆(河医立交桥建设东路100米)坐诊!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教学

全国著名经方大师王付教授重要的学术思想体系

作者:王付  发布时间:2019-12-31  新闻来源:王付  浏览次数:

王付经方研究院


主办单位:

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

 

承办单位:

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仲景学院(仲景学府)

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中医门诊

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张仲景学术研究中心



全国著名经方大师王付教授/主任医师立足全国,面向世界,以研究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为立足点、切入点、基本点和制高点,以经方中医门诊、经方临床教研基地、经方门诊处方数据库、仲景学术研究等打造构建四位一体的张仲景学术研究中心即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王付教授研究应用《伤寒杂病论》的宗旨是:提高临床以理论研究为基础,提升理论以临床疗效为根据,提高提升临床及理论以总结门诊处方用药为核心,深入研究、全面总结、提升提炼研究应用成果,形成独具特色学术鲜明位居全国之首的张仲景学术研究中心。

王付教授集中精力、全神贯注、探隐索微、融会贯通的深入研究及应用《伤寒杂病论》及经方理论指导临床实践,取得了诸多非凡优异成就,如研究《伤寒杂病论》出版学术著作在数量上位居全国历代研究者之首位(数据源于国家图书馆),门诊诊治病人在诊治数量上位居河南省第一位(数据源于河南省预约挂号服务平台),又据不完全统计王付教授门诊量也是位居全国门诊量第一位,王付教授研究《伤寒杂病论》及经方的重要学术思想对促进中医药学快速健康发展及进步起到举足轻重的领先领导及示范垂范作用。

 

第一部分  王付教授研究《伤寒杂病论》凝练五位一体的重要学术思想

众所周知,张仲景《伤寒杂病论》无论在理论方面还是在临床方面都是历代医家理论及临床水平无人能超越的经典著作。王付教授经过数十年深入全面研究《伤寒杂病论》,首先提出研究《伤寒杂病论》的精髓必须运用五位一体研究思维方法,才能把研究及应用《伤寒杂病论》提高到新的里程碑、新的高度和新的视野。

一、从外感病角度研究《伤寒杂病论》即《伤寒杂病论》是论述外感病的专书,深入研究《伤寒杂病论》灵活运用经方及经方合方可辨治所有外感病,即普通外感病和疫疠外感病,普通外感病包括寒邪、热邪,以及寒湿、湿热,凉燥、温燥等,普通外感病是临床中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等。疫疠外感病包括寒邪、热邪,以及寒湿、湿热,凉燥、温燥等,疫疠外感病具有特殊的暴发性、传染性、危急性和季节性等。

二、从外感病夹杂外感病角度研究《伤寒杂病论》即《伤寒杂病论》是论述外感病夹杂外感病的专书,深入研究《伤寒杂病论》灵活运用经方及经方合方可辨治所有外感夹杂病,即普通外感夹杂病和疫疠外感夹杂病,普通外感夹杂病包括寒邪、热邪,以及寒湿、湿热,凉燥、温燥等,普通外感病是临床中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等,如太阳伤寒证夹杂太阳中风证、太阳伤寒证夹杂太阳风水表虚证等。疫疠外感夹杂病包括寒邪、热邪,以及寒湿疫、湿热疫,凉燥疫、温燥疫等,疫疠外感夹杂病具有特殊的暴发性、传染性、危急性和季节性等,如湿热疫夹杂寒湿疫、湿热疫夹杂温燥疫等。

三、从内伤病角度研究《伤寒杂病论》即《伤寒杂病论》是论述内伤病的专书,合理运用《伤寒杂病论》理论指导临床治病疗效非凡,《伤寒杂病论》理论既可指导内科疾病辨证论治又可指导儿科疾病辨证论治,既可指导妇科疾病辨证论治又可指导男科疾病辨证论治,既可指导皮肤外科辨证论治又可指导五官疾病辨证论治等。

四、从内伤病夹杂内伤病角度研究《伤寒杂病论》即《伤寒杂病论》是论述内伤病夹杂内伤病的专书,人体脏腑气血之间是有机的整体组合,在生理上息息相关,在病理上相互影响。某一脏腑疾病在病变过程中可能同时出现两个或三个以上脏腑的症状表现,导致疾病更加复杂多变,对此只要深入研究运用《伤寒杂病论》指导临床实践,合理运用经方及经方合方常常能取得预期显著治疗效果。

五、从复杂内伤病夹杂复杂外感病角度研究《伤寒杂病论》即《伤寒杂病论》是论述复杂外感病夹杂复杂内伤病的专书,外感病的轻重及预后与脏腑气血强弱关系十分密切,外感病会引起内伤病或加重内伤病,而内伤病则是引起或招致外感病的重要原因。在临床中复杂外感病夹杂复杂内伤病是非常多的,合理运用《伤寒杂病论》理论指导临床辨治复杂外感病夹杂复杂内伤病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研究《伤寒杂病论》只有从五位一体中深入研究《伤寒杂病论》,才能发现《伤寒杂病论》的理论精华和临床典范,才能得到研究及应用《伤寒杂病论》的精髓所在,才能发现历代医家理论及临床水平都是无法超越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根本原因所在,只有深入地全面地运用五位一体学术思想研究《伤寒杂病论》才能真正将临床诊治水平和技能提高。

 

第二部分  王付教授研究经方凝练五位一体的重要学术思想

众所周知,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用方治病的疗效性、可靠性、实用性和重复性是古往今来的著名医家无人能超越的重要用方。王付教授经过数十年深入研究《伤寒杂病论》中用方,首先提出研究《伤寒杂病论》中用方的精髓必须运用经方基础方、经方代表方、经方衍生方、经方合用方,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形成五位一体的研究思维应用方法,把研究及应用《伤寒杂病论》中用方提高到新的里程碑、新的高度和新的视野。

一、经方基础方,所谓经方基础方就是处方用药在一般情况下不超过5味药(含5味药),称之为经方基础方,经方基础方治病的特色与优势是治病针对病变证机而不局限于针对病变部位,经方基础方治病的最大特点是既可辨治心病证,又可辨治肺病证,更可辨治肝病证,还可辨治肾、脾胃等病证,在临床治病中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和疗效性,如桂枝甘草汤既可辨治心病证,又可辨治肺病证,还可辨治肝病证,更可辨治肾、脾胃等等病证。

二、经方代表方,所谓经方代表方就是处方用药在多数情况下有5味药(含5味)以上,称之为经方代表方,经方代表方治病的特色与优势是既针对病变属性用药又针对脏腑病变证机及症状表现用药,在治病方面具有显著的针对性和明显的局限性,其与经方基础方相比在治病方面受到一定的限制,如酸枣仁汤治病范围主要局限于心肝病变,而针对肺病证、脾胃病证、大肠病证显然是不妥当的,除非是肺病证兼有心病证或肝病证时才能与酸枣仁汤合方用之。

三、经方衍生方,所谓经方衍生方就是在治病过程中用经方基础方和经方代表方仍然不能满足临床治病需要,经方基础方虽然具有广泛的应用性,但因方中用药局限性直接影响治病疗效可靠性,经方基础方治疗复杂多变的病证就必须在经方基础方上进行加减变化用药,才能取得最佳疗效。经方代表方治病在多数情况下主要局限于某一脏腑,可在临床治病中脏腑之间常常是相互夹杂,应用经方代表方具有一定局限性,为了更好地用好用活经方代表方,就必须在经方代表方基础上进行加减变化,才能取得预期最佳治疗效果。在经方基础方上进行随证加减变化组成的方称之为经方衍生方,在经方代表方上进行随证加减变化组成的方称之为经方衍生方,如在甘草汤基础方上加味为桂枝甘草汤,在桂枝甘草汤基础方上加味为桂枝汤,在桂枝汤基础方上加芍药量为桂枝加芍药汤,在桂枝加芍药汤基础上加味为小建中汤,在小建中汤基础上加味为黄芪建中汤等,研究应用经方衍生方对提高应用经方基础方和经方代表方具有重要的现实的指导意义。

四、经方合用方,所谓经方合用方就是针对在治病过程中用经方基础方、经方代表方和经方衍生方仍有一定局限性,对此针对错综复杂的病变欲取得预期最佳疗效必须选用经方合用方,张仲景在治病过程中深有体会地总结出经方合方是提高临床治病的关键所在及最佳选择,是提升疗效的核心所在及最佳优化,如小柴胡汤与桂枝汤合方称之为柴胡桂枝汤,麻黄汤与桂枝汤合方既称之为桂枝麻黄各半汤又称之为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去芍药汤与麻黄附子细辛汤合方称之为桂枝去芍药加麻黄附子细辛汤,结合临床治病实际,以经方基础方、经方代表方、经方衍生方并根据治病需要进行科学有效地选择经方合用方,并重视调整经方合用方用量是提高治病效果的最佳最优所在。

五、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所谓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就是针对在治病过程中用经方基础方、经方代表方、经方衍生方和经方合用方仍有一定局限性,对此针对错综复杂的病变欲取得最佳预期疗效必须选用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张仲景在治病过程中深有卓识地总结出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是提高临床治病的核心所在及最佳选择,是提升疗效的最佳优先思路方法及最佳优化技巧技能,张仲景结合临床辨治各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及疫病的治病经验体会总结出附子粳米汤、赤丸、栝楼瞿麦丸、甘遂半夏汤的基础用方,为临床治疗提供思路方法和技术技巧技能,引导在临床中只有选择中药十八反配伍用药治病,才是提高治病效果的最佳选择,否则临床治病效果始终在低水平上徘徊。如小青龙汤与茯苓四逆汤合方为基础方辨治呼吸衰竭疗效非凡,半夏泻心汤与茯苓四逆汤合方为基础方辨治心力衰竭疗效显著,小柴胡汤与藜芦甘草汤合方为基础方辨治帕金森病疗效提高,半夏泻心汤与乌头汤合方为基础方是辨治关节病变效果非凡,等等,结合临床治病实际,以经方基础方、经方代表方、经方衍生方、经方合方并根据治病需要进行科学有效地选择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并重视调整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用量是提高治病效果的最佳最优选择。

研究《伤寒杂病论》中用方只有从五位一体中深入研究《伤寒杂病论》中用方,才能发现《伤寒杂病论》中用方的理论精华和临床典范,才能得到研究及应用《伤寒杂病论》中用方的精髓所在,才能发现历代医家理论及临床水平都是无法超越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用方的根本原因所在,只有深入地全面地运用五位一体学术思想研究《伤寒杂病论》中用方才能真正将临床诊治水平和技能提升提高。

 

第三部分  王付教授研究经方合方中十八反用药凝练四位一体的重要学术思想

众所周知,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理论是指导临床治病用方的重要经典典范,《伤寒杂病论》中用方是临床治病确保疗效的重要手段方法,提高临床用方治病的关键是经方、经方合方,经方合方中十八反配伍组方用药是实现提高治病效果的必由之路,深入研究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组方用药,是实现临床治病提高疗效的重中之重。王付教授经过数十年深入研究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首先提出研究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必须从经方用药中研究十八反用药,从经方配伍中研究十八反用药,从经方合方中研究十八反用药,从经方合方中提炼十八反组方用药,形成四位一体的研究思维应用方法,把研究及应用经方合方十八反用药提高到崭新的里程碑、崭新的高度和崭新的视野。

研究与应用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何谓“十八”,即中医治病配伍用药的特有用语,并非数字局限于“十八”;何谓“反”,从寒热相反中思考问题,从虚实相反中思辨问题,从对立相反中分析问题,从病药相反中研究问题,从正邪相反中解决问题。研究十八反的核心是从特殊用药中解决治病组方的特有思路与方法,是提高临床治病掌握核心技术技能技巧的关键。

一、从经方用药中研究十八反用药。《伤寒杂病论》260首方中既有用十八反用药,又有非用十八反用药,十八反用药属于特殊用药,非十八反用药属于基本用药,基本用药是针对疾病采取的一般治疗思维方法,特殊用药是针对疾病采取的优化思维方法, 深入研究经方合方十八反用药,对提高临床治病疗效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从经方配伍中研究十八反用药。《伤寒杂病论》中甘遂半夏汤、赤丸、附子粳米汤、栝楼瞿麦丸及小青龙汤加附子等方中优选十八反配伍用药,对此张仲景仅仅以举例的形式阐述十八反配伍用药是辨治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的最佳选择,为临床治病组方用药提供了基本准则和典范,为临床治病选用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组方用药指明了方向。

    三、从经方合方中研究十八反用药。在临床中仅仅用一个经方治病只是治病的基本思路和方法,选择经方合方治病是提高临床疗效的最佳思路和方法,实现运用经方治病取得最佳疗效的核心是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如小柴胡汤与藜芦甘草汤等合方是辨治寒热虚夹风夹痰的最佳优化选择,方中优选人参配藜芦;半夏泻心汤与十枣汤等合方是辨治寒热虚夹水夹痰的最佳优化选择,方中优选大戟、芫花、甘遂配甘草;牡蛎泽泻散与苓桂术甘汤等合方是辨治寒热虚夹湿夹痰的最佳优化选择,方中优选海藻配甘草;小青龙汤与四逆加人参汤等合方是辨治心肺虚脱夹寒夹热的最佳优化选择,方中优选半夏配附子;半夏泻心汤与乌头汤等合方是辨治肌肉关节寒热虚夹痰夹瘀的最佳优化选择,方中优选半夏配乌头。在临床中选择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是辨治各科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的最佳优化方案。

    四、从经方合方中提炼十八反用药组方。治病组方用药关键是有疗效,提高疗效的核心是经方合方,优化经方合方必须从提炼经方合方十八反配伍用药为切入点,实现治病组方用药取得最佳疗效。根据临床辨治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选择经方合方“十八反”用药治病的特殊性、针对性、切入性和疗效性,以此组建藜芦人参汤、藜芦紫参汤、藜芦苦参汤、藜芦芍药汤、藜芦细辛汤、半夏天雄汤、贝母天雄汤、白蔹天雄汤、白及天雄汤、栝楼天雄汤、半夏乌头汤、贝母乌头汤、白蔹乌头汤、白及乌头汤、栝楼乌头汤、半夏附子汤、贝母附子汤、白蔹附子汤、白及附子汤、栝楼附子汤、甘草甘遂汤、甘草大戟汤、甘草芫花汤、甘草海藻汤等,实现运用经方合方十八反用药组方取得最佳疗效的目的,全面提高运用经方合方十八反用药组方的诊治水平和诊治技能。

    王付教授研究《伤寒杂病论》构建五位一体、研究经方构建五位一体、研究经方十八反用药构建四位一体,并将三者相互凝练为三位一体的学术思想,创建拥有完善完美的理论及临床治病思维体系,用于指导临床辨治各科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的伟大目标和最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