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全国著名经方大师王付教授/主任医师周一上午、周二上午、周五上午、周六上午、周日全天在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中医门诊坐诊!周三上午在张仲景国医馆(河医立交桥建设东路100米)坐诊!              
 
当前位置:首页 >> 王付著作

伤寒杂病论增补用方

作者:www.wfjfyj.com  发布时间:2012-01-16  新闻来源:王付  浏览次数:


《伤寒杂病论》是一部理法方药俱备的医学经典著作,但仔细研究,则可知该书详于辨证而略于用方,即有证无方,这无疑给临床治病带来诸多困难。
《伤寒杂病论增补用方》的作者结合数十年临床用方治病体会,认为欲深入研究与合理运用《伤寒杂病论》,就必须科学地如实地增补其用方,从而使方证理论体系成为有机的整体,以指导临床实践。基于这一思路,本书作者对《伤寒杂病论》进行了增补用方的尝试。即根据仲景辨证精神增补仲景方,或历代医家方;其次,根据仲景辨证精神增补仲景方方合用,或仲景方与历代医家方合用、或历代医家方方合用。方方合用既能避免一方主治的局限性,又能优化方药组合,使其相互补充、促进。
通过对《伤寒杂病论》增补用方,可为临床提供简明扼要的直接治病方药及更好地用方证互验以治疗常见病、多发病与疑难病。
前言
理论造诣欲登堂入室不能不读《伤寒杂病论》,诊治技能欲目无全牛不能不用《伤寒杂病论》,只有探隐索微研读《伤寒杂病论》与增补用方,才能将理论造诣与诊治技能“更上一层楼”。

从宏观角度认识《伤寒杂病论》理论体系是理法方药具备,从微观角度研究《伤寒杂病论》理论体系则是详于辨证而略于用方即出现有证无方,这无疑给临床治病带来诸多困惑和笔者不便。结合数十年临床用方治病体会,认为欲深入研究与合理运用《伤寒杂病论》,就必须科学地如实地增补用方,从而使方证理论体系成为有机的整体,以指导临床实践。

学习与应用《伤寒杂病论》,既要客观地、全面地继承、研究与发掘,又要认真地、系统地充实、完善与发展。只有统筹兼顾、高瞻远瞩地深入研究,才能发现《伤寒杂病论》辨治精神玄冥幽微;只有全面地系统地增补用方,才能构建《伤寒杂病论》完整的方证理论体系;只有使方证理论体系有机结合,才能得心应手地运用《伤寒杂病论》辨治疾病。

探索与发现《伤寒杂病论》有证无方的主要原因:①因病证表现的特殊性与疑似性,所以仲景没有设具有针对性的治疗方药,提示临证随机用方必须思维灵活,有的放矢。②因疾病演变的复杂性与多变性,所以仲景用汗吐下等治法代替选用方药,提示在用方之前还必须根据治法进一步审证求机。③因某些疾病辨证比治疗难,所以仲景重点论辨证方法而没有设方,提示辨证准确是用活方药的关键。④因某些疾病辨证比较容易,但还没有最佳治疗方法与方药,所以仲景没有因病证而设方用药,提示临证选方用药必须深思熟虑。⑤因某些病证表现与选方用药已述于前,所以仲景再次论病证时常常省略方药,提示临证选方思路必须与辨证融会贯通。⑥因某些疾病已十分危重,即使积极治疗也很难取得治疗效果,或病已无法救治。⑦因认识某些疾病演变规律比较容易,而欲从根本上用方治愈疾病则非常困难。

研究与解决《伤寒杂病论》有证有方,①认识与把握疾病演变规律,必须用多变的思维揆度、了解与认识不断变化的病证,只有从变化中辨治病证,才能获得最佳治疗效果,所以临证选方必须拥有思辨性与针对性。②病必有证,证必有方,方必治证。研究病、证、方之间的关系,必须认清数病在其病理演变过程中可能出现相同的某1证,而相同的某1证即可用相同的某1方,所以临证选方的核心不是针对病而是针对证,运用方证之间的关系是对应关系。③因方药组成的整体作用而决定主治病证未必局限于某1证,即方药的相互作用则能治疗数证或相兼证,所以研究方证关系必须重视运用其多变关系。④研究有证有方,必须认清疾病的复杂性、变化性,疑似性、兼杂性与特殊性,所以辨治疾病的核心是灵活运用方证之间的对应关系与多变关系。⑤因仲景详于辨证而略于用方,尤其是辨证省略诸多方药,这在某种程度上势必导致学者难以遵循,所以因证而增补用方为诊治疾病提供了简捷依据。⑥增补用方:一是根据仲景辨证精神增补仲景方,或历代医家方;二是根据仲景辨证精神增补仲景方方合用、或仲景方与历代医家方合用、或历代医家方方合用,方方合用既能避免1方主治的局限性,又能优化方药组合,使其相互补充、促进。

如今学习、研究与应用《伤寒杂病论》,必须具备科学思维,发展眼光,在总结中提高,在提炼中升华,尽可能使《伤寒杂病论》方证理论体系趋于完备。通过增补用方既能为临床提供简明扼要的直接治病方药,又能更好地用方治疗常见病、多发病与疑难病

>《伤寒杂病论》是一部理法方药俱备的医学经典著作,但仔细研究,则可知该书详于辨证而略于用方,即有证无方,这无疑给临床治病带来诸多困难。
《伤寒杂病论增补用方》的作者结合数十年临床用方治病体会,认为欲深入研究与合理运用《伤寒杂病论》,就必须科学地如实地增补其用方,从而使方证理论体系成为有机的整体,以指导临床实践。基于这一思路,本书作者对《伤寒杂病论》进行了增补用方的尝试。即根据仲景辨证精神增补仲景方,或历代医家方;其次,根据仲景辨证精神增补仲景方方合用,或仲景方与历代医家方合用、或历代医家方方合用。方方合用既能避免一方主治的局限性,又能优化方药组合,使其相互补充、促进。
通过对《伤寒杂病论》增补用方,可为临床提供简明扼要的直接治病方药及更好地用方证互验以治疗常见病、多发病与疑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