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全国著名经方大师王付教授/主任医师周一上午、周二上午、周五上午、周六上午、周日全天在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中医门诊坐诊!周三上午在张仲景国医馆(河医立交桥建设东路100米)坐诊!              
 
当前位置:首页 >> 王付著作

伤寒杂病论释疑解惑

作者:www.wfjfyj.com  发布时间:2012-01-16  新闻来源:王付   浏览次数:


《伤寒杂病论》是古为今用的重要的经典临床医学著作,具有非凡的理论指导性与临床实践性。因《伤寒杂病论》成书于东汉时期,言语表达深奥,思辨纵横交错,法理层次复杂,辨治用词简略,这无疑给学用《伤寒杂病论》理论指导临床带来诸多疑惑亟待解决。本书有鉴于此,从多层次、多角度、多方位对《伤寒杂病论》中的疑难问题深入浅出地剖析与解惑,以使学用《伤寒杂病论》理论能更好地指导辨治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病。本书设16章,按照六经、脏腑以及病证而进行分类归纳,全书内容丰富,观点新颖,析疑解惑,切合实际,便于应用,具有开拓思路、启发灵感的作用,是医学院校学生与临床医生非常实用的参考用书。


前 言


欲提高中医理论水平,非学《伤寒杂病论》不能登堂入室;欲提升临床诊治技能,非用《伤寒杂病论》不能如愿以偿;欲优化知识结构层次,非悉《伤寒杂病论》不能左右逢源。

权衡当今中医面临的核心问题,理论水平与临床诊治亟待提高;权衡历代著名医家成名原因,无不深入研究、发扬利用《伤寒杂病论》;权衡《伤寒杂病论》理论精华,无不贯穿承前启后,开拓创新;权衡《伤寒杂病论》学术价值,无不突出开阔眼界,画龙点睛;权衡提高中医理论水平,务必全面研究、系统挖掘、科学利用《伤寒杂病论》,达到理论水平、临床诊治触类旁通的目的。

《伤寒杂病论》成书于东汉时期,言语表达深奥,思辨纵横交错,法理层次复杂,辨治用词简略,这无疑给学用《伤寒杂病论》理论指导临床带来诸多疑惑。有鉴于此,先“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然刻意研精,探微索隐。”集中精力从多层次、多角度、全方位对《伤寒杂病论》系统地、全面地、深入浅出地释疑解惑,以冀学用《伤寒杂病论》群凝冰释,茅塞顿开。

实现理论水平提高与临床诊治进步,必须落实两个跨越,第一从认识未知到求知进取,第二从反思求知到融会贯通,在求知中发现、探索、分析、研究、化解疑惑,在反思中思考、推敲、演绎、归纳、解决问题,两个跨越统筹兼顾,必定能实现运用《伤寒杂病论》理论指导临床辨治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病。

譬如张仲景于《伤寒杂病论》为何多次用“太阳之为病”、“湿家之为病”等等之类的语言表达辨证精神,而用此类语言描述有什么特殊作用,能达到什么样辨证目的,为此带着疑惑而深入研究,结果发现①张仲景论“太阳之为病”的目的是突出辨太阳病基本脉证的理论指导性与临床实践性,是临床中辨治太阳病必不可少的第一步。②张仲景论“太阳之为病”而强调辨治太阳病必须从基本脉证入手,必须懂得辨治太阳病的基本脉证是进一步认清疾病是此而非彼的重要理论根据,在辨证论治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实践性,据此才能为进一步辨治太阳病而确立最佳治疗方药奠定可靠理论依据。

再如张仲景于《伤寒杂病论》中论述“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张仲景仅论太阳病而未论病证表现,接着论述几种假设治疗方法,最后提出病证发生变化,而不能用桂枝汤,对此带着疑惑而深入研究,结果发现①张仲景论“太阳病三日”的目的是强调太阳病已多日,应当积极辨证治疗,防止病证发生其他变化。②张仲景论“太阳病三日,已发汗”的核心是突出病是表里兼证,以太阳病为主,其治当先治太阳,但因有里证,治表最好能兼顾到里证。③张仲景论“若吐”的目的是突出病是太阳病与可吐证相兼,以可吐证为主(或痰结、或饮食积滞等),但用吐法最好能兼顾到太阳病,或类似可吐证,应与可吐证相鉴别。④张仲景论“若下”而强调病是辨太阳病与可下证相兼,以可下证为主(或热结、或寒结、或水结、或虚滞等),但用下法最好能兼顾到太阳病,或类似可下证,应与可下证相鉴别。⑤张仲景论“若温针”而强调辨病是太阳病与阳虚证或寒证相兼,以阳虚证或寒证为主,其治最好用方药而不是用温针,确立治疗应当相互兼顾。⑥张仲景论“仍不解者,此为坏病”的核心是突出辨治相兼病证,因人不同,因病不同,因治疗不同,可能引起病证发生其他变化,对变化的病证,一定不能固执原有的治疗方法,必须根据变化的病证而确立相应治疗方药。⑦张仲景论“桂枝不中与之也”而强调应用桂枝汤既有主治证,又有禁忌证,且不可盲目运用桂枝汤。

历经数年,系统研读仲景原文,全面剖析原文旨意,仔细钻研疑难问题,条分缕析释疑解惑,始有所得。编写此书,虽尽最大努力,但难免有不足,恳请读者提出宝贵意见,以便今后修订与提高。